分分彩|分分彩开奖历史记录
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

年屆70,疲態的北約“秀團結”

2019-06-05 09:51
來源:半月談網

北約士兵參加年度“春季風暴”演習 圖/視覺中國

1949年4月,美國、加拿大和10個歐洲國家在華盛頓簽署了北大西洋公約,決定成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(以下簡稱北約),同年8月各國完成批準手續,該組織正式成立。70年過去了,北約成員國已從12國增至29國。如果今年秋天“北馬其頓共和國”加入北約,北約將擴大為30國。

時間長、成員多,似乎證明了北約70年來的“成功”。然而,仔細打量一番,古稀之年的北約,難掩疲態,前方已是荊棘載途。

自我定位的延續與變革

在北約成立之初,首任秘書長英國人伊斯梅上將,曾將北約的目標概括為三句話——“擋住俄國人,摁住德國人,留住美國人”。現在來看,這些目標在延續之中也出現了一些調整。

首先,北約認為俄國人不僅需要“擋”還需要“防”。在北約的戰略視野中,俄羅斯仍是首要威脅。北約的持續東擴,明顯擠壓了俄羅斯的影響范圍。近年來,俄羅斯有所反彈,主動出擊,“擠壓”北約東部邊界,并且在極地等領域開辟新空間。歐俄近年來在間諜案、天然氣、網絡攻擊等問題上齟齬不斷,尤其是美國退出《中導條約》加劇美俄矛盾,使歐洲面臨的軍事威脅進一步上升。因此,歐洲要求北約加強對俄“防堵”的呼聲亦在高漲。

其次,德國人不需要“摁”而需要“舉”。歐債危機后,德國在歐盟進一步坐大,經濟總量與英法明顯拉開距離,各方普遍希望德國在北約集體防務上發揮更大作用。但是,德國整體厭戰情緒較濃,民眾對國防開支敏感,不愿在軍事上當“出頭鳥”。因此,德國政府在增加防務預算上小心翼翼,只承諾到2024年將國防開支提升到GDP的1.5%,而非北約要求的2%。美國政府多次點名批評德國,美德關系也跌到低位。前不久,美國駐德國大使公開批評德國防務預算不足,招致德國輿論憤怒,有人甚至要求將其“趕回美國”。

最后,美國人嚷嚷著要“走”,其實還是要“留”。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拋出“北約過時論”“美國要考慮退出北約”等論調,著實讓北約捏了一把汗。現在來看,這更像是特朗普“極限施壓”的又一案例。他只是希望按“美國優先”的原則來改造北約,將其塑造為歐洲人“既出夠錢,又很聽話”的“美國的組織”。

未來面臨的四大挑戰

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。在國際秩序加速嬗變之際,北約面臨哪些挑戰,又將給世界帶來哪些影響?

一是如何適應“新形勢”。過去五百年,大西洋一直是世界地緣政治的中心,但隨著亞太地區的崛起,全球戰略重心不斷東移。無論是奧巴馬的“亞太再平衡”還是特朗普的“印太戰略”,都是著眼于世界大勢變化而做的戰略調整。特朗普政府在《國家安全戰略》報告中將工作重心從反恐轉向大國競爭,并將中國、俄羅斯視為“戰略競爭對手”。美國副總統彭斯近期講話也明確要求北約配合美國的戰略轉型。未來北約很可能要跟著美國的指揮棒,在亞太地區彰顯存在。

二是如何整合“新領域”。自冷戰結束以來,北約存在的合法性一直備受質疑。在其轉型之旅中,北約參與了世界多地的危機管理,介入了反海盜、反恐、移民、氣候變化等熱點領域。目前,超過2萬名北約軍事人員在中東、地中海、巴爾干、非洲等地開展行動。在主動變革、拓展新領域的過程中,北約不斷尋找其存在的價值。但是,由于攤子鋪得太大,北約“全方位應對”的效果欠佳,有效性和專業性亦受到批評。未來北約需要整合優勢領域,做出戰略抉擇,尤其是如何兼顧集體防御和危機管理,如何在眾多的任務單中找好平衡等。

三是如何塑造“新關系”。在世界格局深度調整的大背景下,北約面臨著內部共識難以達成的窘境:特朗普處處強調“美國優先”,唱衰國際機構;英國正忙著脫歐;法國和德國在歐洲一體化進程上意見不同;美國和土耳其矛盾加劇,這些因素無疑增加了協調各國的難度。尤其是美歐在跨大西洋防務合作關系上出現分歧:一方面,歐洲人深知安全防務離不開美國;另一方面,他們又難以完全認同美國提出的增加軍費和改革決策機構的要求,因此再次萌生了提高自身防務獨立性的計劃。2017年,歐盟批準了25個成員國簽署的防務領域“永久結構性合作”(簡稱PESCO),開啟了防務合作新時代。2018年,PESCO框架下項目翻番。盡管歐洲方面強調PESCO只是北約的補充,但擱置多年的歐洲防務一體化突然加速啟動,從中能看出跨大西洋防務合作的裂痕。

四是如何應對“新技術”。第四次工業革命方興未艾,涉及領域很廣,包括5G、物聯網、大數據、新材料、人工智能、量子計算等眾多新興技術,以及由此形成的3D打印、自動駕駛、高速運載等一批技術應用,正在推動形成新的軍事技術革命。過去歷次工業革命的技術優勢,都掌握在西方國家手中,北約自然坐享其成。但是,隨著新興大國的群體性崛起,他們在先進技術上與西方的差距不斷縮小,國際軍事制衡力量的對比態勢也隨之調整。如果北約喪失技術優勢,集體防御也會大打折扣。此外,新技術會改變戰爭形態,比如網絡戰、機器人戰等將使戰爭界限更加模糊,也會給北約帶來法律難題。網絡戰能否觸發北約集體防御條款,就頗令北約頭疼。

對于北約的未來,現任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處處表現得信心滿滿。他一直充當美歐之間的“和事佬”,希望彌合雙方分歧,對外展現一個團結的北約。只是內外交困的北約,光“秀團結”是不夠的,除非有機會再來一次轉身。(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邱靜)

責任編輯:王靜

熱門推薦

分分彩 炸金花手机版下载免费 欢乐时光农场破解版 石柯 pk106码滚雪球计划表 AG空中战争开奖软件 欢乐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江西11选5计划软件安卓 AG惊吓鬼屋 像素战斗僵尸突袭破解版 凤凰时时彩平台官网